如家宾馆是这附近唯一的一家距离较近的宾馆。

    再远一点的话,差不多1.5公里处才有一家稍微大点的酒店,不过段文平时很节约,像那种大酒店他是不会选择的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家里出事后,段文倒是一直不差钱,但近来他没有稳定收入,所以花钱还是会精打细算。

    如家宾馆虽然小,但卫生很干净,整整齐齐的,进入房间后段文感觉整个人就想往床上躺,其他什么也不想做。

    刚才离开晨光小区前,他与陈筱又讨论了一下,关于为什么凶手被子弹射穿身体后,没有血液留下的问题。

    联系那枯瘦身影被子弹击中后依然跑得很快,且还是攀墙离开,所以陈筱猜测凶手并没有真的被击中。

    或许子弹穿过了他的衣服,造成一点皮外伤,弹头上最多能检测到一些皮肤纤维组织,而不是血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点需要生物科做进一步的检测才能证实。

    当然,段文的猜测与陈筱不同,他偏向于那家伙是书中潜伏灵的化身,甚至就是潜伏灵本身,子弹有没有射入对方的身体,持枪的那人应该最清楚。

    而潜伏灵被射中的话,肯定依旧行动如常,并且没有血液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发现再一次让段文对这个案子升起了兴趣,他暂时不准备订明天的机票了,准备现在先好好睡一觉,因为今天忙活了很长时间,实在很累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钻了污水井,所以打起精神洗了个澡,把脏衣服洗了挂在卫生间里,这才爬到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。

    谁知上了床后,段文虽然很困,却怎么也无法入睡,脑海里不时浮现刘通那张四分五裂、已经腐烂的脸庞。

    不时又感觉到房间门口那边的衣橱似乎在响动,好像被人打开了,仔细一听,再仰头看去,又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惊一乍,迷迷糊糊中,段文很久才睡着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卫生间里传出滴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最开始,滴水声很轻,且间隔时间较长,不过慢慢地,这滴水声变得越来越重,而且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吧嗒……吧嗒……

    两只沾满了污水的脚掌落在地上,一步一步,从卫生间里面走到了门边。

    这只脚上的污水混合着暗红色的血液,沿途流了一地,夹杂着一股浓郁的恶臭气息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脚掌的脚趾似乎没有一个完好,全部断裂,甚至有反向弯曲折断的部分,就连脚掌都不是完整的,从三分之一处就断裂开来。

    身体挤压在一起,只有半个人高的刘通站在卫生间门口,全身都是臭水,那四分五裂的变形脸颊,死死的盯着睡在床上的段文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……

    刘通一步步走出了卫生间,断裂的骨骼不断的摩擦着,靠近段文的方向。

    熟睡的段文一双眼皮在微微跳动,他似乎在感知着什么,又或者说察觉到了什么,但好像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一团烟气忽然从床对面的那张椅子上方出现,不知什么时候那里多了一个忽明忽灭的香烟,被人拿在手中、放进嘴里吸了一口后慢慢吐出。

    段文跳动的眼皮瞬间恢复如常,他睁开了眼睛,床前什么都没有,刚刚还走到跟前、身体变形的刘通,已经消失了,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段文看着那正在抽烟的黑色人影。

 -->>

章节列表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